你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美国最笨的总统”,结果几乎没有例外都是小布什。而搜索最年轻、最有才、最出色的总统时,你们常常能看到肯尼迪的名字。

       两人都出自与美国的”明星家庭”,从小的道路似乎已经铺好,成长在庄园,去教堂,上名校,进政界,宣誓,当州长、议员或总统。但两个家庭走过的路,却大相径庭。半个世纪以来,布什家族的人屡屡受到上帝的恩惠,事业顺利,生活平和。而肯尼迪家族的人则屡遭不幸,家破人亡。

     同样是对着圣经宣誓,为何结果如此不同呢?

     不用来自于教育,老肯尼迪让孩子们都当王,老布什让孩子们都当仆人。

 

     布什总统长在德克萨斯,全家都是基督教福音派的教徒,一家人非常谦虚,甘愿做上帝的仆人,他们严格按照圣经来教育孩子。小布什从小不间断地去教堂,上课学习,但过于优越的家庭生活让他也曾经展现出了人类的弱点,他曾经酗酒和迷失。但他一直知道,他的心是属于耶稣的。他又重新开始不间断地去教堂和学习圣经,做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布什在参加总统大选的时候,从来不听民众的意愿,而只听上帝的旨意。上帝从不失败,他在那次大选中以经过了不可思议的拉锯战获胜,当选总统,他的弟弟,佛罗里达州长杰布,也没少帮忙。

  布什总统确实是美国历史上最具有争议性的总统之一。他智商平平,在耶鲁大学成绩平平,当总统的时候受到很多的批评及误会,貌似那时美国经济一团糟,他到处打仗,还经历了911事件。在美国内外,对布什的批评可谓风起云涌。但是,布什始终坚守上帝为他安排好的道路,不与世俗力量妥协。

   但小布什从总统退位后,人们才渐渐发现,这位坚持真理的总统带大家走过了多么不容易的一段路啊。布什的受欢迎,其实是他从总统退位才开始的。这和克林顿退位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克林顿带来的只是表面的浮华,留在大家记忆里的却是他的贪吃与好色。

 

在布什的任期内,宗教信仰自由成为中美关系中新的热点。小布什深知,作为美国总统,在支持世界各地受折磨和受迫害的人们的事业中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在首次访问中国的时候,小布什清楚地跟中国领*-导人说:一个限制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不会有生机和活力。这些看法让奉行实用主义的中国领*-导人感到惊讶。 

   小布什1975年夏天,就曾经跟着他爸爸去北京简陋的小教堂礼拜。而当他自己也当上美国总统出国访问的时候,他都记得再去北京的教堂礼拜。不管教堂再小、再破烂、再受压迫,只要上帝在那里,他就会去。

2001年,他立美国福音领袖大卫 韦克森(David Wilkerson)作为例子,表扬他创立的青年挑战(Teen Challenge)活动中心,并设立白宫信仰办公室。这个活动中心用讲圣经的简单办法,奇迹般地救助了全世界各种迷失儿童的诸多(如吸毒)问题。

   而同年,大卫创建的时代广场教堂接到圣灵指示,预测了911的到来,从8月中旬起关闭了所有教堂外事活动,并在911当天成为最早的救援队伍。而且大卫也是号召基督教不分教派的先锋,在2008年时代广场祷告之后发生了著名的“哈德森奇迹”,附近的天主教医院参加了客机水上降落的救援。

   如果不了解布什的信仰,就不了解基督信仰在美国社会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

半个世纪以来,肯尼迪家族仿佛受到一种神秘的诅咒,始终被一连串的飞来横祸、非正常死亡以及各种丑闻所缠绕。在肯尼迪家族的连番厄运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1963年约翰 F 肯尼迪总统被暗杀,更不可思议的是,杀人凶手也被暗杀,同年肯尼迪家2天的婴儿夭折(令人心疼啊)。1944年他的哥哥、曾被父亲寄予厚望的家族长子约瑟夫死于飞机失事。1968年,他的弟弟罗伯特 肯尼迪在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过程中被暗杀。1999年,约翰·肯尼迪唯一幸存的儿子小肯尼迪飞机失事,连同妻子和妻妹一起坠机而亡。2009年,约瑟夫的儿子爱德华死于脑癌。此外,车祸、吸毒、强奸指控等都不断困扰家族的其他幸存成员,横死10余起。   他们自称天主徒,也一样去教堂,一样对着圣经发誓,可是出现这些究竟是为什么?一件事可以说是偶然,可是接二连三还是偶然么?

   约翰 F 肯尼迪成长在纽约布朗克斯维尔村(Bronxville),我在1月5日的博文里介绍过了,这是一个基督教氛围浓重,环境优美的小村庄。但肯尼迪家族的人只是在结婚或者过节的时候,才会出现在村子里的几个教堂里。

   肯尼迪总统有真正的信仰么?

   其实答案很明显。

   他们家教的根本不是圣经,而是教“不露情感,从不哭泣”这些。老约瑟夫迷信假神,迷信世俗的东西,他们只会向世俗妥协,而不是去追求真理。他们为了自己的一丁点利益和权力,出卖了自家的灵魂,就好比当年犹大出卖了耶稣。

   约翰在1961年上台后不久,有一位意大利女议员提出一个方案:取消学校公开祷告。

   要知道,美国从建国,一直到19世纪末的所有大学,除了南卡罗来纳大学之外,都是由基督徒所建。大部分的学校的校徽上,都有圣经、耶稣或者十字架。自从美国开国以来,直到1960年代,美国学校的学生每早晨都向神祈祷,几百年了,从没有停止过。但是自肯尼迪上台后,竟然提议取消学校的公祷。

   他靠着家族势力大,很多都在国会担当要职,鼓动各种成员。这个方案一被提出,美国参议院就通过了。之后,由美国司法部长(肯尼迪亲兄弟罗伯特)执行。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之后肯尼迪就被暗杀了,之后凶手就被暗杀了,之后罗伯特也被枪杀了。再之后美国就在美越战中失败:50万大军在越南丛林中到处被打。

   做不虔诚的基督徒,跟不做一样。相信圣经里自己喜欢的一部分,而忽略自己不喜欢的一部分的话,那与其说是相信上帝,还不如说是相信自己。

   里根总统上台后,首先就要恢复美国大学的公共祷告,议会没有通过。

   堕落非常容易,想改非常难。有些东西,貌似一去不复返了。

 

   美国所有名校都是基督徒所建,哈佛大学的校徽校训是:认识上帝,为基督及教会的真理。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徽更是把十字架背在上面。这些学校都是基督徒所建,依靠圣经的指示发展的。在这些学校里不祷告,就好比不认了生你养你的父母祖宗一样可耻可笑。没有基督,就没有美国的这一切名校。

   当然,取消公祷的肯尼迪家族,我们也看到下场了。

   而布什家族继续人丁兴旺,孙子辈的人们已经走上政治舞台。布什家族,是紧靠上帝的家族。他们在国外访问的时候,都不忘记找教堂去祷告。他在北京访问的时候,找宽街教堂做礼拜被传为佳话。中文里的星期天,本来就是属于上帝的。当然,名义上的基督徒,也不一定是真的基督徒,每个人死后,都会接受上帝的审判。

   平时在美国上学的同学们,一定记得私祷。如果没有人上十字架,没有基督徒福音师先辈,就没有今天的一切。

   千万不要做假基督徒,千万不要把灵魂出卖给撒旦。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给肯尼迪家族祈祷,希望上帝给他们的聪明才智,能用到上帝所喜悦的地方。

 

 

附:

 

我的见证 – 乔治 W 布什:

  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有宗教感的人,我不间断地去教会,我小时候就在教堂里做些事,甚至我还教过主日学。但那个周末,我的信仰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那以后,我真正地将我的生命交给了耶稣基督。我真正认识到了,神爱世人,竟将他的独生子差派到人间,来拯救象我一样的罪人,透过神的儿子,我获得了神那奇妙的恩典,这恩典能够超越国界,超越种族,超越政-治,进入一切愿意接受基督的人。透过基督的爱,我明白了改变生命的信仰。

我回到家后,就一直坚持每天读圣经。我的一位朋友唐恩邀我参加他们的读经小组,我很积极地加入了。这个读经小组是在1984年开始的,那时正逢经济萧条,许多人失业了。

谁能给他们指明人生的方向呢?于是就有人提议大家一起读圣经。到1985年我加入这个读经小组时,小组人数已经达到120人了。我们这120人首先分为10个更小的小组,小组查经后,大家再聚到一起。这小组读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每周都盼着这天的到来。我的信心也随之越来越坚固,也越来越真实。我们在一起读了使徒行传,第二年我们又一起读了路加福音。每次参加查经前,我都得花好几小时去作准备,然后在小组查经上积极地参加大家的讨论。我和妻子罗娜也是教会的热心同工。我们也是按圣经的教导来抚养我们的后代。

在我的属灵追求中,我也领悟到了祷告的力量。我为前面当走的路祷告,我并不为地上的事去祷告,而只为天上的事祷告,我为智慧、耐心、和理解祷告。我的信仰让我能知道什么是我该专注做的事。信仰让我谦卑。当然,我也意识到信仰在政治运作的过程中可能会遭到误用。信仰是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作为领导人,我知道尊重任何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是极为重要的。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国的基石。

 

我是一个政-治家,但如果不是因为我生命中有神,我是不会从事政-治活动的。政-治这职业充满了诡诈。人心无时不刻在改变,今天的朋友或许就是明天的敌人。人们喜爱拍马,喜欢华美的赞词。人们说话有时诚恳,有时言不由衷。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建立在不变的盘石之上。我的信仰使我得自由,因着这信仰,我可以不看旁人的脸色行事。或许我作的决定不会受欢迎,但我却更看重这决定是否合神的旨意。越来越多的人告诉我,他们希望在政-府里面工作的人能够诚实。如果政-府官员不诚实的话,就会造成诚信危机,就会给普通公民留下一个极坏的榜样。我们光有道德的指南针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勇气去做对的,去纠正错的。

作为一国之君,我的首要任务就是让我们的国界能蒙神的祝福。在过去50年中,我们看到美国的文化日益堕落,道德的基础遭到空前的破坏,人们再也没有责任感,但是政-府却越来越大。人们的口号是,只要你感觉好,你就去做吧。如果出了问题,你就找一个替罪羊去承担责任吧。把一切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如果你是一个贪-官,你就说,你本来不想贪的,是别人硬拖你下水。总之,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我们要求政-府做越来越多的事,个人却越来越不愿承担责任。这样的社会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我们今天的社会需要更新,在价值观上重生。我们要知道,社会的改-革往往是由下而上,而不是由上而下,因此这就要求所有对我们社会有责任感的人,都起来为我们的国家祷告,求神来改变我们的国家。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付出一份爱,将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为美好。让我们的社会充满了爱,充满了耶稣基督的光明。

 

God bless you and may God bless America!

George W Bush

one responses

  1. JY says:

    布什总统是位敬谦可爱的总统啊, 还参加读经班, 读使徒行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