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for 2016.

  当我们往前看时,似乎是茫茫的旷野,什么都看不见,如何渡过呢?但若回头看看所行过的路程,步步都有神的带领;凭著已往的经历我们如何过来了,我们前面的道路也要如何过去。我们的记忆力太坏,常常忘记神的作为,象行走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样。以色列人在埃及受苦,如何蒙了神的拯救,红海如何在他们眼前分开,叫他们走干地过去;但他们过了红海才三天,歌唱的声音还在耳中,就忘记了神的作为,遇到没有水喝的时候就发怨言。我们每逢看以色列人就以为他们太软弱可怜。但我们一点不比以色列人好,神在我们身上曾经行了多少神迹奇事,我们也是随过随忘。你若还能记忆的话,在某一件事上是何等可怕,神不是救了你吗?又在某一件事上是何等困难,神不是给你开了出路吗?在某一次的病中,医生缩手无策时,神不是医治了你吗?又在某一件事上你曾犯罪得罪神,别人都讨厌你,但神仍旧爱你,赦免你的罪过,把你又领在正路之中吗?凭著你已往诸般的经历,你是如何过来的,就当信你前面的道路,没有什么能拦阻你、使你过不去,因为主耶稣就是你的道路。 但那些在神面前有能力望著标竿奔跑的,根本没有工夫去回忆往事,也用不著回忆往事,但有人也必须藉着过去的恩典和经历才能得著力量。 「水淹没他们的敌人,没有一个存留。那时他们才信了祂的话,歌唱赞美祂。等不多时,他们就忘了祂的作为,不仰望祂的指教。」(诗一○六11至13) 「亲爱的阿!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叁2) 张家坤

  我们在世的光阴太有限了。满足的年龄只不过七十岁,强壮的可到八十岁,剪头去尾,美好的光阴才有几天!我们是神的儿女,身上所负的使命太大,有多少丧亡的灵魂等我们去寻找,圣徒岂不当天天为主活著吗!时光不再,人生有限,那有工夫去无聊、去失意、去灰心、去丧气、去悲伤?那有工夫去回忆往事?那有工夫去想世界的事?那有工夫挂心自己的事呢? 古时大禹治水,在外十三年,三过其门而不入,不完成他的工作,他总不肯回家。他是为人的肉体付了这样的代价。我们为人宝贵的灵魂倒不如世人,这是何等惭愧的事! 有许多信徒以为教会是牧师的事,传福音是传道人的事,探访信徒是女传道的事,奉献钱财是长老执事的事,我只作信徒,等候将来上天堂就够了。如果他们作的不好,教会不兴旺,你却批评论断,不知道教会的责任也在你的身上。 传扬主耶稣是每一个已经得救的信徒的责任。是他的责任,是我的责任,也是你的责任。 撒玛利亚的妇人,不是使徒,不是先知,不是牧师,不是教师,是一个犯罪的妇人,多少撒玛利亚人都因她信了耶稣。主耶稣快要得国降临了,时候不多了,为何还把宝贵短少的时光消没在世界上的快乐和痛苦中,而不为基督活著呢? 「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举起右手来,指著那创造天和天上之物、地和地上之物、海和海中之物,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起誓说:不再有时日了!」(启十5至6) 张家坤

  我常怀疑神,为什么不重用我。其实不是神不需要器皿,神巴不得有器皿为祂使用,只是我在神面前不合用。当神用光照我的时候,我便看见我的里面,有几分是贪爱世界,有几分是爱惜自己,有几分是胆怯,有几分是顾虑,有几分是忧愁,有几分是嫉妒,有几分是骄傲,有几分是不信的恶心,这几分的加起来,成了百分之百的不合用,主如何能用我呢? 如果我们真是成了圣洁的器皿,神的灵在我们心中运行毫不受拦阻,神必要大大地使用我们,重重地使用我们。神的仆人彼得、约翰、保罗,他们在神的手中真是合用,他们如同调了油的细面,柔软顺服在神的手中,放在各样的模型中,作出各样的食品,供人饱足。他们也如同窑匠手中作器皿的泥,不反抗也没有裂痕,随著窑匠的心意作成各式的器皿。如果我们是如此的合用,神也要照样的使用我们。神要有人为祂所用,但多少工人都闲在那里,神不能用。在神的工作中不是没有人,只是没有合神心意的人。 贪爱世界的人神不能用,爱惜自己的人神不能用,胆怯的人神不能用,多顾虑的人神不能用,忧愁的人神不能用,嫉妒的人神不能用,骄傲的人神不能用,不信的人神不能用。神所能用的器皿太少了。弟兄姊妹们!为什么不作合乎主用的器皿呢!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二21) 张家坤

  主耶稣快要从天降临,属灵的战争一天要比一天凶猛,我们只在思想上有为主受苦、为主舍命的准备是不够的,必须生命老练,才能遇事不惊慌、才能忍受到底。 彼得就是很好的例子,当日主耶稣将自己要钉十字架的事告诉了门徒,彼得在思想上已经作了准备,他对主说:「主阿!我就是同祢下监,同祢受死,也是甘心。」彼得并不是说大话、要面子,他不仅是在言语上,并且把刀也挂在腰间,意思是准备保护主,使主不至于被人捉去。然而到了时候,主被人捉去受审,彼得却远远地跟随耶稣,并且三次在极卑微的人面前不承认主的名。可见只在思想上作准备,是不足应付患难的,必须在生命中成熟才有攻效;当彼得生命极丰盛时,遇事不再惊慌,虽然约翰的哥哥雅各已经被杀了,第二个就要临到他;但他在监狱中,却能安稳地睡在二兵丁的中间,一切交托给主,若无其事。 等到他年老的时候,知道自己脱离这帐棚的时候到了,很从容地写了彼得后书,一点恐惧的气味也没有,如平日一样;不重视这件事,就是因为他的生命成熟了,杀身的患难也不足介意了。惟愿神赐恩给我们,使我们学习受苦,在生命中老练,不至于苟且偷生,羞辱为我们流血受死的主耶稣。 「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彼前四7) 「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夺去你的冠冕。」(启三11) 张家坤

  当我们安静在神面前的时候,我们的心灵与意念,一并被吸取在神的里面,我们的思念脱离了地和地上的一切事,更脱离一切的罪孽和自己。居住在神的里面,安息在神的大能中,并且享受神的慈爱与恩典,我们好象脱离了世界而进入另一个世界。 当我们工作的时候,神的灵就充实了我们,随著我们在环境中的需要,赐给我们各样的恩典和能力,我们住在神的里面,神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与神起了交流,在基督里过著属天的生活,在地上充实著天上的能力。 这些都是亲爱的主给我们所成全的,因为祂除去了我们的罪使我们与神和好,又把神的灵、神的生命赐给了我们,我们才能坦然无惧地进到神面前,与神联合。这种与神的联合,并不是空洞的思想,乃是属灵的实际;是体会得到的,是摸得著的。这种与神联合进到更深的时候,要象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在身内或在身外自己都不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所说不出的。然而当他工作的时候,神的灵就充满了他,使他得著力量和口才,在大逼迫、大患难中,放胆讲论神的道,因为他与神合而为一了。 能力不断地从他里面透露出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们……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十4) 「圣灵就是神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多三6) 张家坤

  我心中有时有一个善念发生,忽然我思念的力量加强起来,使我不能忘记。有时想放弃这个意念,不这样作,但这意念有力量地抓紧了我的思念,若不作成这件善事,就心中不安。我若把它放下,但一会又回来了;当思想别事的时候,它又来打断了我的思想,这分明在我的思念之外另有一位存在的,是良善的,是光明的;我的心里被良善光明充满了,这就是在我心中运行的圣灵。 有时心中有一点生气,或是嫉妒、或是骄傲、或是灰心,总是不好方面的意念,但在我良心的批判之下,这是不应当有的,于是我就放弃这不合理的意念,但不多时又想起来再思想下去,这意念越来越成熟,充满了我的心,就有一个力量催使我,使我这不合理的意念变成了言语,又作成了事实,很显明在我心中另有一位帮助犯罪的,使我陷在罪中。这就是魔鬼的工作。 我们顺著这个线索,可以顺从圣灵的引导,可以抵挡魔鬼的诡计。把我们的意念放在被主宝血所洗净的良心之下审判,就知道那是当持守的,那是当丢弃的,那是属神的,那是属魔鬼的。我们当安静,在主的面前鉴察自己的意念,我们就学会分别自己的意念那是属神的,或是属魔鬼的。等到我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更会静听心中的声音,就能顺从圣灵的引导,而拒绝魔鬼的引诱。 「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约十三2) 「他吃了以后,撒但就入了他的心。」(约十三27) 张家坤

  有许多自称为被圣灵充满的说:「你看我从前是如何冷淡,如今是如何热心;从前是如何懒惰,如今是如何殷勤;从前我不愿意聚会,如今我很爱聚会;从前我不爱祷告,如今整夜祷告;从前我未禁过食,如今我能几天不吃饭;我如今会说方言,常见异象,整天喜乐,为主受苦,我的光景你羡慕不羡慕,我所受的灵你要不要?」 我要回答说:「我要不要,不看你的热心,不看你的殷勤,不看你的聚会,不看你的祷告,不看你的禁食,不听你说的方言,不看你能看见异象,不看你的喜乐,不看你的受苦;只有本著一个原则来看你,要看你的一切表现与圣经的真理是否相合?若与圣经所说的不合,多少的好我都不敢要。因为这些事圣灵能作,邪灵也能作,但圣灵充满所表现的要完全与圣经相合。若是你所表现的有与圣经不符合之处,我不要,我也劝你赶快悔改,因为是受了邪灵。」 保罗说:「我指著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因为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林后一18至19) 我们要在末世站立得稳,必须在神的圣言上用工夫,仔细读神的话,若与神的话相背的教训或表现,都不是从神来的,我们绝不敢随便接受。若我们接受了另一个福音,受了另一个灵,那是失了向基督纯一的心,是对主失了贞洁。 张家坤

  撒但在人心的工作,常是随著人心灵的状态和灵程的高低而作工,它在不信的人心中可以放进完全反对神的意念,但对信的人它不这样作,它常稍微改变神的话;完全改变神的话是很容易分辨的,稍微改变神的话就很难分辨了。似乎是神的话,好象是圣灵的声音,使人很容易忽略,很容易通融过去,若分辨不清楚,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 今天有人起来说完全反对神的话,我们绝不能服从他,若有人起来讲了一半是神的话,一半不是神的话,我们也能分辨出来,惟有一等人讲似是而非的道理,把人渐渐地领转了方向,这才是撒但极巧妙的工作。 所以我们对神的话当看得清,记得牢,凡不甚相合众先知、众使徒所得的启示,虽有百分之九十相同了,我们决不可以接受,凡不甚相合神的话的异象,虽有百分之九十相同了,我们也不该相信,若不是百分之百地与圣经相合的真理,我们决不可以接受。 若有人对加拉太教会说主耶稣不是救主,他们绝不能接受;若说圣经不是神的话,他们一定要拒绝;但有人说主耶稣是救主,律法也是神所立的,割礼是神与亚伯拉罕和他子孙立约的证据,我们信主也要遵行神的话,他们就分别不出来了,以致他们从恩惠中坠落,几乎走了灭亡的道路。若不是保罗指责了他们的错谬,他们就破坏了神的救恩,又转回律法之下而灭亡了。 「因为有偷著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从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二4至5) 张家坤